登录新浪财经APP 搜索【信披】查看更多考评等级

  来源:北京商报

  今年以来,监管对信托业违法违规乱象始终保持“高压”态势。7月10日,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开年至今,各地金融监管分局共对信托公司开出10张罚单,合计罚款金额高达2594万元,标品信托未按净值兑付、个人经营贷款业务核心环节违规外包、通过风险备付金补足收益违规对产品进行保本保收益、虚假压降融资类信托等领域成违规“重灾区”。

监管亮剑 年内信托业被罚超2500万元  第1张

  收超2500万元罚单

  信托业强监管延续,7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各地金融监管分局公布的罚单信息统计发现,开年至今,监管已对信托公司开出10张罚单,合计罚款金额高达2594万元。

  7月9日,两家信托公司被罚,中海信托因存在未经任职资格许可实际履行高级管理人员职责;开展关联交易未向监管机构事前报告;流动资金贷款贷后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个人经营贷款业务核心环节违规外包;标品信托未按净值兑付等12项违法违规事实,被罚款合计405万元。

  同一天,上海爱建信托也因“通过固有资金直接或间接承接信托风险项目受益权;通过风险备付金补足收益违规对产品进行保本保收益;标准化产品会计计量不规范;固定收益类产品起售金额不符合监管规定;房地产信托业务尽职管理不到位”等多项缘由“吃”309万元罚单。针对被罚后的整改措施以及公司对未来合规性和风险管理整体规划,北京商报记者向上述两家信托公司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从罚单金额来看,在众多罚单中,国通信托被罚的金额最高,该公司因风险底数不实,掩盖表外风险资产,少计表内不良资产;虚假压降融资类信托;投后管理不尽职,导致信托资金违规流入禁止性领域;违规开展政信业务;违规汇集员工及其亲属资金设立虚假家族信托等多项违规问题,被监管处罚585万元。

  在罚单披露后不久,国通信托在该公司官网发布《临时信息披露公告》回应,本次处罚是监管部门对该公司2022年外部专项审计结果所作出的处罚,所涉问题均发生在2022年及以前年度。在公告中,国通信托表示,已按监管要求落实整改,所涉项目均已清算结束或整改完毕。

  另外,昆仑信托、陆家嘴国际信托也分别领到540万元、420万元的大额罚单,前者存在以多种方式违规承接风险项目;向监管部门报送不真实资料;尽职管理不到位;对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等多项问题。后者则因报送监管部门的报告报表不真实;关联方和关联交易数据不真实;以投资名义向不满足“四三二”要求的房地产项目融资等7项违规行为被罚。还有一些信托公司的罚单金额集中在30万—100万元左右。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开年至今对信托业开具的罚单体现出监管工作日趋细化,对具体的业务违规细节把握充分。且对以往的违规事项的回溯与纠偏,覆盖面广,对合规操作过程要求渐严,信托行业的监管也延续了金融监管从严从紧的态势。

监管亮剑 年内信托业被罚超2500万元  第2张

  “双罚制”亮剑

  在新的监管框架下,金融机构面临着更加严格的责任约束,除了对展业信托公司开具罚单之外,监管也将处罚机制落实到细处,对直接责任人予以处罚,处罚的责任人中,警告者居多;也有一些责任人被处以罚款或被禁止从业。

  在7月9日公布的罚单中,时任中海信托总裁张德荣因对该公司流动资金贷款未按规定执行受托支付、对保险资金投资的资金信托未承担主动管理责任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警告,处罚款5万元。同时,时任中海信托小微金融部经理孙鹏因对该公司个人经营贷款业务核心环节违规外包负有直接责任,被警告,处罚款5万元。

  当日的另一张罚单显示,时任上海爱建信托标品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助理谈纯集因对该公司通过风险备付金补足收益违规对产品进行保本保收益、标准化产品会计计量不规范、固定收益类产品起售金额不符合监管规定负有直接责任,被监管警告,处罚款5万元。

  这些处罚表明了监管机构对于金融机构及其高管在遵守金融法规方面的严格要求,同时也体现了对违规行为的零容忍态度。例如,在收大额罚单的同时,国通信托21名相关责任人一同领罚,其中,18人被警告,另有3人被处以警告及罚款,罚款金额在6万—30万元不等。也有一些负责人因常规电话和邮寄方式未能联系成功,而被监管作出公告送达的法律程序,以此确保行政处罚程序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另有相关责任人被禁止从业。7月10日,来自金融监管总局上海监管局公布的最新罚单显示,时任安信信托原副总经理梁清德因对原安信信托违规将信托财产用于股东、违规将信托财产用于兑付其他信托项目、违规将信托财产用于置换固有贷款、违规将信托财产用于其他非信托目的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15年。

  “近五年来,监管力度不断强化,处罚也不断细化,”廖鹤凯进一步指出,处罚事项涉及具体业务中,专业度持续提升,彰显了合规监管常态化和系统化。可以预见今年以及之后,行业规范只会更加完善和严格,这也不只是针对信托,整个金融行业都将呈现这一态势。对于信托来说,近年来管理制度快速完善,严格监管会延续下去,更多的或许不是更严,而是执行的细化,以实际情况为导向,动态监管。

  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研究员喻智强调,下一步,监管将延续严厉态势,处罚力度持续加码。一方面,监管部门将加大对信托公司处罚问责力度,提高违法违规成本;另一方面,监管更加精细化及具有穿透性,同时延续了对机构和相关责任人的“双罚制”,体现了监管强化信托员工业务责任的意图。从目前监管处罚的频率和力度来看,这种严厉的监管趋势会系统化、常态化延续下去。

  北京商报记者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