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时代在线

  自2023年8月美联储进行最后一次加息后,联邦基准利率已在高位维持接近一年。

  随着降息预期不断延后,美债利率出现超预期不降反升走势。体现到资本市场,截至2024年6月末,债券类资产普遍表现不佳。

  展望2024年下半年,市场预计美联储将至少降息一次。尽管降息节奏与幅度尚不确定,但市场普遍认为,通过积极的久期操作,美债资产具备较好的投资价值。

  多数人并不了解海外债券

  数据统计显示,最近五次货币政策周期中,首次降息前的三个月美国利率债和全球投资级信用债的平均表现领先所有大类资产。

  随着美国实际利率(美国10年期综合抗通胀国债)逼近2008年以来高位,目前美债价格已经处于较低区间,配置海外债券在锁定高票息的同时,还能于降息后获得资本利得,投资价值逐渐凸显。

  但对大多数普通投资者来说,购买海外债券目前依然是一个陌生的概念。

  近日,时代周报采访了国富美元债一年持有期债券基金经理马秋思。

  马秋思告诉时代周报,除公募基金外,近年来也有部分私行机构通过专户发行了美债产品,但从资产配置整体角度而言,多数人并不了解美债。

  其实,不只是散户投资者,即使是专业的投资机构,2020年以前也很少配置美国国债。

  马秋思表示,美国早前长期处于低利率状态,身为专业投资人,很难在避险之外的情况持有如此低收益的债券,要追求收益也是采取信用下沉策略配置中资美元债和高收益债,争取年化5%-6%的费前回报率。

  马秋思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信用下沉的投资模式随着中资美元债市场投资逻辑发生变化,同时美债收益率居高不下,相对性价比并不高。

  对于借短买长模式,鉴于当前借贷利率居高不下,形成负carry,这导致了投资收益无法覆盖借贷成本。因此,现阶段对美国国债的投资主要采取久期策略。

  纵观国内全市场美债基金数据,不同类别合并后约有30只美元债基,其中多数采用中短久期策略。马秋思称,这完全是市场风格带来的特征。“以当前市场流行的TLT(iShares 20+ Year Treasury Bond ETF,美国长期国债ETF),年初至今下跌已经超过9%。早前有些激进的投资机构,会以长久期方式追求产品收益,但从近年情况来看,如果管理人不进行积极的久期管理,那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中,基金净值的波动和亏损会放大到难以承受。”

  美联储有望9月开启降息

  对于市场普遍关心的降息问题,马秋思倾向于美联储会于9月降息。

  首先是宏观部分,对于美国公布的经济数据和加息进程,马秋思称其与1995年格林斯潘任职时情况存在相似之处。

  1994年-1995年初,时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为防止美国经济过热,曾于13个月的时间里七次加息,将利率从3%提高到6%,1995年7月,格林斯潘才公布降息,1995年12月、1996年1月再度分两次降息。此后,该数据一直保持稳定,直到1997年3月才进行利率上调。

  马秋思告诉时代周报,尽管美国目前的财政赤字与当年盈余情况相去甚远,但从经济发展动能上,考虑到房价、股票等资产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未来美国经济进入较大衰退状态的可能性较小。

  整体来看美国国债利率收益曲线处于倒挂状态,与联邦政策利率相关。投资策略上,美国国债分为长短久期两种。马秋思表示,其中3个月至6个月的美国国债目前都处于收益率高位,在买入时基本不需要择时,在美联储降息前买入这部分债券,即可获得确定性收益。

  另外,由于当前美国实际利率已经位于高点,无论存在降息预期还是实际政策落地,都意味着长期方向存在确定性,在此基础上,预判市场逐步建仓是提高胜率的关键。

  对于长端部分,马秋思则坦言,长久期债券应择时购入。综合而言,眼下市场长久期机会来源于降息前的交易预期,此后,随着降息靴子落地带动制造业PMI等指标向上,叠加大选的不确定性因素,未必会存在合适的交易节点。

  美债投资策略,从“哑铃型”向“子弹型”转变

  目前,马秋思管理国富美元债一年持有期债券基金(人民币份额代码:003972,美元现汇代码:003973)。

  交易原则上,马秋思表示,并不倾向于在重大数据出台当天进行交易。她认为,信息滞后性和时差限制不利于产品长期稳定回报,要以预判性思维将市场可能发生的情况前置考虑到。

  如国富美元债一年持有期基金这般约定持有期的产品在国内市场并不多见。马秋思表示,对投资人而言锁定期意味着其资金流动性受限,这也使得对相关产品的收益期望要高于其他开放式基金,因此要主动管理久期,将根据美联储降息节奏将投资策略从“哑铃型”向“子弹型”风格进行动态调整。

  根据基金定期报告,2023年国富美元债一年持有期债券持有少部分股票,对此,马秋思表示,考量到美股目前涨幅较高,将该基金从此前的类“固收+”思路转为专注美国国债为主的固定收益类资产。

  马秋思称,将以约80%的仓位关注流动性较高的美国国债,其中以中短策略为主,追求中短久期策略带来的确定性收益,同时也关注部分5或7年的中期债券,减少长债。剩余20%则关注海外中资大行发行的存单及香港货币基金投资机会。

  关于为何会关注货币基金的问题,她认为,从绝对收益角度来看,货币基金的机构费率通常只有0.05%-0.1%,其性价比较为优秀且收益稳定。

  对于风险和回报方面,马秋思补充道,“美债相比于国内债券波动性要高很多,并不存在所谓的固定收益,传导到产品净值上,有时候几天内波动就可能会有几十个BP。”